账号:
密码:
重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天才算命师 > 第275章 诛杀后代

第275章 诛杀后代

  老张却好像有了些想法,挠了挠下巴,开口说道:“要真是她,事情可就麻烦了,我们加起来也只能和她打个平手,她要是再来索命,我们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的确,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毁了她的巢穴,让她永无翻天之日,此举有些不人道,却也只能这么做了。”

  陈羽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所提到的她究竟是谁?巢穴又在何处?

  孟琳完全猜不到任何线索。

  只能睁着一双大眼睛,在他们两人脸上来回扫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要去毁谁的巢穴?”

  老张一只手勾住了陈羽的肩膀,说道:“张家老祖张牡丹。”

  说话时,大门突然被风吹得来回响动。

  陈羽三人同时看了过去。

  紧接着,陈羽拿出摄魂铃,将食指咬破。

  一个箭步冲到门后,用食指上的血水在晃动不已的大门上画了道符。

  血水迅速渗透进木门里,外面的风声也渐渐开始变小。

  陈羽嘴里念着咒语,大门竟然发出砰地一声响。

  震得地面上的石头都开始打颤。

  摇响摄魂铃,陈羽口中念念有词。

  一时间,周身悬起一股股强风。

  陈羽咒语不敢断,沉住气将摄魂铃猛地摇了几下。

  突然,陈羽周身的旋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齐齐冲向大门。

  老张本以为大门会被这股力量破损,可旋风穿过大门时,大门纹丝不动。

  仿佛他所见到的一切都是虚幻的。

  老张迅速回头朝陈羽看来,眼里闪过一丝惊愕,随即恢复了正常。

  “老张,从我包里拿出一道符,沾上我自己的血,狠狠拍向了大门。”

  “好!”

  老张点头答应,一道强有力的震动,随着他拍向大门的那一刻席卷而来。

  陈羽被这股力量震出几步之远。

  外面的声音此起彼伏,没有了先前的嚣张。

  更像是在摸索陈羽的实力,徘徊在大门附近。

  陈羽低下头看了眼摄魂铃,平时只靠铃音威慑亡魂的它。

  今日发出的威力令陈羽刮目相看。

  抬起头,一股淡淡的牡丹花粉香气在鼻尖萦绕。

  陈羽心里一紧,这个味道只有张牡丹才有。

  陈羽能闻到,说明它此时已经进入到了张家,并且就在陈羽看不见的地方。

  凝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奇怪的是,老张和孟琳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陈羽刚想开口,却发觉自己的嘴巴怎么也张不开。

  四肢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动不了分毫。

  糟了,原来张牡丹的目标是自己。

  难怪他们两个没有任何反应。

  外面的东西与他们抗衡,很难顾及到陈羽这里。

  张牡丹正是瞅准了这一点,所以想要趁他们不备,对陈羽下黑手。

  摄魂铃摇不动,陈羽只能眯起眼睛在四周探视。

  想要发现一点她的踪影。

  “想要抢我财产的人又多了一个!”

  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在陈羽耳边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寒意。

  声音紧贴着陈羽的身体。

  张牡丹的嘴唇在陈羽耳旁轻轻张合,魅惑又阴森的香气刺激着陈羽的神志。

  陈羽不禁呼出一口冷气。

  在这闷热的夏日

  竟然看见了自陈羽嘴里呼出的白气。

  “你斗不过他,还不如跟我走,也好过惨死他乡。”

  张牡丹继续在陈羽耳边低语,声音有一种吸引。

  陈羽即便不想听,也会不自觉的集中精神。

  “他……他是谁?”

  陈羽刚刚发问,身上的罗盘发生响动。

  他皱着眉头转过身来,视线看向了身体右侧。

  也就是张牡丹所在的地方。

  “死人是没必要知道这么多的。”

  闻,陈羽闭上眼睛,念起了静心诀。

  几秒后,右侧的寒气有了缓解,陈羽心中的紧张也跟着慢慢消失。

  咒语让陈羽平静,也让陈羽清醒了不少。

  就在陈羽以为张牡丹已经离开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掐在了陈羽的脖子上。

  顿感,右耳被贴上一个冰凉的嘴唇。

  “杀了张峰,我便放过你。”

  短短的一句话,使陈羽身体一颤,那被束缚的感觉消失了。

  陈羽却如同软泥一般坐在了地上。

  她为何让自己杀了张峰?

  难道是因为,张峰威胁到了她的财产?

  所以她想要借自己的手除掉张峰?

  孟琳三步并作两步朝陈羽走来,把陈羽从地上拉起,顺势摸了摸陈羽的额头。

  有些微烫,就连陈羽自己都能感觉得到。

  老张已经将大门开了一条小缝,门上的符纸不知何时已经自燃成了灰烬。

  门外静悄悄的,随着张牡丹的离去,好似外面的东西也一并消失了。

  说时迟那时快,老张推开大门,忽的吹来一阵阴风。

  阴风好似长了手一般,把他整个人都给勾了出去。

  孟琳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急急的追了出去,却扑了个空。

  陈羽心下大惊,管不得那么多。

  看着罗盘上的指针,低头冲出了大门。

  老张就在这短短的几秒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羽凭借罗盘的指示,往指针所指的方向跑去。

  狂风呼啸,温度骤降,和这六月的天丝毫不符。

  突然,指针停在了一个方向,陈羽猛地站住脚。

  这才听见孟琳气喘乎乎的声音离陈羽越来越近。..

  陈羽所看向的地方一片漆黑,没有人烟也没有草动,平常的不能再平常。

  可是指针偏偏指着这个方向,说明这里一定有问题。

  “老张那小子,能力不行还逞能,活该!”

  陈羽大声的吼了几句。

  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并且犹如蟒蛇一般跟在陈羽的身后。

  陈羽刚想侧过头去看看,孟琳喊道:“小心有诈!”

  刚成为亡魂的魂魄,实际上就和小孩一样无伤大雅。

  难以炼化不说,还伤及不到他人。

  看孟琳刚才的举动,陈羽瞬间想起了这件事。

  如果陈羽没猜错,声音所指的方向,那里一定有张高的亡魂。

  并且掠走老张的也是他。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很简单。

  就在刚刚,张牡丹说这里还有一个他。

  而这个他,很可能是张高的鬼魂。

  “现在怎么办?鬼就在我们身后。”

  陈羽对孟琳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开口。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