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重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天才算命师 > 第270章 先祖怨灵

第270章 先祖怨灵

  下一秒,眼前的棺材突然摇晃起来,幅度之大让陈羽震惊。

  里面关着的仅仅只是一具尸体,为何会让棺材发出如此剧烈的摇晃?

  老张瞬间慌了神,拉着陈羽连连后退。

  红绳上的铃铛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让陈羽有一种格外舒心的感觉。

  不多时,棺材上的黄符纷纷掉落。

  棺材底部不断和地面激烈的碰撞,木屑掉落一地。

  “张家后人全都不得好死!!!”

  突然,一道极其阴冷的声音在陈羽耳旁传来。

  “糟糕!”

  伴随着一股淡淡的牡丹花香,陈羽惊呼了一声,迅速朝身后看去。

  身后除了一张椅子,什么都没有。

  陈羽正感到诧异,椅子突然自己移动了起来,一点点朝他逼近。

  “你这个该死的东西,有种出来和小爷碰一碰,躲在暗中吓唬人算是玩意!”

  见状,陈羽冲上前一脚踢在了椅子上,嘴里大声咒骂。

  人怕鬼,鬼也怕人。

  老张忙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强烈的阴气。”

  陈羽也不废话,从包里取出牛眼泪和柳叶,对老张抹上了一点。

  一道刺激的感觉从眼球传自大脑。

  老张两个手捏成了拳头,倒吸几口凉气。

  这东西虽好,可真的用上时,需要一些胆量。

  等眼睛适应了,老张缓缓睁开双眼。

  第一时间朝踢翻的椅子看去。

  此时椅子歪斜在地上,被陈羽踢断了一根木头。

  可见陈羽当时用力之猛。

  “张家后人不得好死。”

  就在这时,陈羽背后一凉。

  阴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陈羽突然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正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使不上力气,就好像有人在故意压着他似的。

  “老张,救我!”

  情急之下,陈羽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数秒过去了,没等来老张的解救。

  陈羽却感到了一只冰凉的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摸了一道。

  当即,陈羽心中不断默念着咒语。

  冷汗顺着额头滴落在地上。

  那只手游离在陈羽的脖子附近,突然猛地抓住了喉咙,指甲渐渐渗入到肉里。

  挣扎时,陈羽抬起头看见了头顶的女人。

  此时,她正对陈羽阴冷的笑着,手上的力度不断加强。

  也就只看了这么一眼,女人突然松开了陈羽的喉咙。

  化作一团白雾消失在了空中。

  陈羽眼前一黑,又迅速回过神来,两条腿不受控制的跪在了地上。

  “你对我行这么大个礼干什么?就算我是你长辈,可我更是你的兄弟。”

  老张见陈羽这番举动,立即过来搀扶,嘴里不断吐槽。

  “合着刚才看见的都是幻境?”

  难怪陈羽叫老张没有回应,原来他根本听不见!

  “刚才我差点死了,一只女鬼想杀陈羽,长得还贼好看!”

  陈羽揉着喉咙咳嗽了两声,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老张一只手抬了抬陈羽的下巴,眼神不由得一顿。

  “怎么了?”

  看老张这样子,陈羽有些紧张。

  “女鬼想必就是张牡丹了,你脖子上有几道指甲印,正是喉管的地方。”

  老张皱起了眉头,双眼紧紧看着陈羽的喉咙。

  被他这么一说,陈羽用食指摸了摸喉咙外的皮肤,果真有几道深深的印记。

  “可她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就在我快死的时候,她突然松开手,化作白雾消失在了空中,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张家后人不得好死。”

  陈羽死里逃生的同时,却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说完这番话,陈羽才注意到,老张压根没有用心听他在说什么。

  甚至看也没看陈羽一眼。

  “奇怪了,这棺材怎么不动了?”

  老张一步步往棺材走去,嘴里碎碎念着。

  陈羽白了老张背影一眼,余光瞥见角落里站着一个人。

  准确来说,就是陈羽刚才看见的那个女人。

  不,不是女人,是女鬼。

  女鬼低着头,长发如水流一般一直垂在了地上。

  陈羽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但能感觉到她身上那股极强的怨气。

  老张摸了牛眼泪,临时开启阴阳眼,不可能没有看见她。

  “里面的东西被镇住?不可能啊,我们也没使出真本事,按理说……老子拍死你!”

  老张嘴里发着牢骚,身子压得极低,在棺材附近走了一圈。

  突然,他一个箭步往角落冲去。

  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红色的符纸。

  女鬼身形一闪,一团白雾凭空散开,让老张扑了个空。

  “妈的个巴子,跑的还挺快。”

  老张白演了一场戏,心里很是恼火。

  转过身似乎想对陈羽说些什么,可话没说完,就闭上了嘴。

  陈羽抬了抬眼,问道:“怎么了?”

  老张咽了口唾沫,低声道:“我数三声,数到三你就跑,别问为什么,我开始数了,跑!”

  听了前半句,陈羽便已经明白了。

  按照老张的脑回路,绝不可能乖乖从一开始数,所以当他喊跑的时候,陈羽不带半点犹豫低下身。

  感觉一道凉意在背上划过。

  老张趁机向陈羽跑来,嘴里大喊道:“快跑!”

  如果此时陈羽真的跑了,老张一个人绝对不是张牡丹的对手。

  陈羽缓缓站起身来,迅速朝女鬼丢出一张符纸。

  手里的符纸迅速自燃,只听一道窸窣的声音传来。

  陈羽隐隐看见,一团白雾飞快从眼前消失不见。

  看来符纸起作用了。

  只可惜,老张和陈羽,并未看见这团白雾的去向。

  陈羽深吸了一口气,掏出缚魂锁扔在了地上。

  缚魂锁是灵物。

  刚一落地,便自己朝着一处地方滚去,发出震耳的低鸣。

  陈羽紧随其后,嘴里念着缚魂咒,发挥其最大的作用。

  突然,房梁上的吊灯“啪”的一声熄灭。

  走廊上的灯也一个个接连断电。

  屋内陷入了空前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甚至外面的风声也停止了。

  陈羽心里一紧,现在己方在明处,女鬼在暗处。

  两人处于劣势不说,还丝毫不知女鬼的动向。

  缚魂锁上刻着的符文,渐渐发出金光。..

  陈羽眯着眼睛快速跑了过去,弯下腰将其捡了起来。

  回过头,身后依旧是一片黑暗。

  陈羽这才想到,从灯灭以前,就已经没听见老张的声音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