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重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天才算命师 > 第222章 夜幕之战

第222章 夜幕之战

  陈羽眼角余光看见一团小小的黑影,飞速从身边跑过,立即眯着眼看去。

  树后露出一条黑黑的尾巴,正不断轻轻摇摆。

  想着这些日子,宠物狗也没有吃好,陈羽的心里多少有些在意。

  连忙走到大树后,轻轻唤了它一声。

  宠物狗机灵的很,转过身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紧紧看着陈羽,表现的温顺极了。

  它圆鼓鼓的肚子,变得有些扁平。

  陈羽的担心没有错,伸出手来抱住它的身子,顺势搂在了怀里。

  唐嫣然见状,小跑着来到陈羽面前,试探性的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它的后背。

  谁料,宠物狗突然挣扎起来,嘴里嘶吼着。

  两只前爪狠狠的抓了几下,直到攀上了陈羽的肩膀才肯罢休。

  同时,它的那股狠劲依旧还在。

  陈羽能感觉到肩膀上的小东西在不断颤抖,不由得心里一紧。

  唐嫣然和它的关系,可谓是亲密无间,怎么会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唐嫣然也吓得不轻,赶忙缩回了手,一脸惊讶的看着它。

  “别担心,它这么灵气,一定是饿极了才会这样,先分开一段时间,容我给它倒碗剩饭,吃饱了就没事了!”

  陈羽怕唐嫣然多想,尴尬的笑了笑,自己都没什么自信。

  唐嫣然没有看陈羽,而是一直盯着宠物狗,缓缓说道:“它的眼神有种敌意,就算再饿也不应该有这样的神情,只有一种可能,我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宠物狗这几日和你见得少,生分了一些而已,千万别想多了。”

  陈羽赶紧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解释。

  的确,唐嫣然身上真的有邪气。

  陈羽早已经看出来,就是不知道是甘涛遗留下的邪气,还是来到这里染上的。

  唐嫣然不离开,宠物狗就不消停。

  她自己也明白,于是撇了撇嘴就离开了。

  陈羽松了一口气,同时将宠物狗从肩膀上抱了下来。

  奇怪的是,它现在不吼不闹。

  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做一样。

  本以为暂时没事了,陈羽抱着它往大厅走。

  经过金玲身边的时候,宠物狗过激的反应再次来袭。

  任陈羽怎么哄都不行。

  不得已,陈羽只能先将它放下。

  金玲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缓缓后退几步。

  宠物狗朝她滋了滋牙,露出一脸凶相,随后飞快窜进了草丛里。

  “这狗有点不正常,难道我无形中得罪它了?”

  金玲有些后怕,探着脑袋往草丛看去。

  “怎么可能呢,宠物狗虽然高冷孤傲,但是内心却很柔软,只是这几天太忙,疏于照顾它,有点赌气了吧?”

  陈羽挠了挠后脑勺,不敢看金玲的眼睛。

  不但唐嫣然身上有问题,金玲和王小雪同样也有。

  若非如此,陈羽根本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金玲没再继续问下去,见唐嫣然走了,也跟着回了屋。

  陈羽快步走到草丛,不论他怎么喊,宠物狗都不肯再出来。

  直起腰的时候,大门外传来一声熟悉的谩骂。

  老张还没走一会儿,老头竟然就回来了。

  陈羽轻手轻脚走到门后,门外的老头正在气头上。

  他一只手拍打着门,开口威胁了几句,急转为示好态度。

  见无人应答,老头又开始恶劣的谩骂。

  陈羽本想趁机遛回大厅,通知其他人进行躲避。

  刚转身,黄姨手里端着盆水,气势汹汹朝陈羽走来。

  “我年纪大了,抬不起这盆,你帮我泼出去,省得他越来越来劲!”

  黄姨将盆递给了陈羽,指了指大门冷冷道。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门外的老头并未听见。

  陈羽端着盆用力将水泼上了半空。

  水势过了大门,直接往老头身上淋去。

  只听他惊呼了一声,随后便有一道沉闷的声响。

  如果没有猜错,这下他可摔得不轻。

  黄姨拿走了盆,让陈羽别搭理他。

  瞪了一眼大门的方向,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门外,老头缓过劲来,气的差点原地爆炸。

  他猛地冲向大门,巨大的撞击声着实让陈羽有些烦躁。

  大门早已是腐朽的木板,老头力气出奇的大,要是真跟这门较上劲了。

  撞开也只是时间问题。

  “龟孙,抢了老子东西,还不肯让老子进去,活该你们几个一事无成,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趁早把东西还给我,否则就真不客气了!”

  老头在外面叫嚣了几句。

  听起来已经濒临忍耐的极限。

  说罢,门外的声音便消失了。

  陈羽贴着门听了一会儿,这安静的感觉可不太妙。

  陈羽隐约有些不详的预感。

  缓缓往后挪了几步,抬起头来扫视了几眼院墙。

  一道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

  陈羽急忙寻着声音看去,只见老头一只手,已经躲在了院墙的玻璃渣上。

  哪怕弄得血流不止,也要将腿搭上来。

  快速看了眼地面,一块巴掌大的石头进入眼帘。m.biqupai.

  陈羽坏笑着冲了几步将石头捡起。

  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在手里掂了掂。

  “就算抢走了我的东西又如何?你们不会用,等于糟蹋了好东西!要是现在还给我,咱们的账一笔勾销,以后各不相欠!”

  老头吃力的攀上一只脚,玻璃渣刺入小腿,使得他表情有些难忍。

  陈羽手里的石头蓄势待发。

  瞅准了目标,狠狠朝他扔了过去。

  眼看着石头从他的脑袋旁边擦过,转而换来老头一串鄙夷的笑声。

  眼神仿佛在说,废柴就是废柴。

  陈羽尴尬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堆起一脸笑意道:“老大爷,您要是不怕残废,尽管越过这院墙试试,东西我只是借来用用,也没说不还你。”

  “就凭你白吃了我们一顿饭,问你借它用一用不过分吧?”

  “放你娘的屁!我的宝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愣头青插手使用?”

  刚说完,老头不知哪来的力气,手撑在玻璃渣上,颤颤巍巍的抬起另一只脚。

  整个人往前倾斜,重重的摔在了院子里。

  宠物狗吓了一跳,怪叫一声寻觅到了下一个躲藏地,趴在地上警惕的看着老头。

  陈羽拿起一旁的木柴,随时做好打架的准备。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