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重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天才算命师 > 第214章 长发夺命

第214章 长发夺命

  “杀了他,回头给你们加餐。”

  巫婆打了个响指,对陈羽阴森一笑。

  两道影子迅速分开,沿着墙壁朝陈羽聚拢而来。

  四周温度骤降,一股股阴风直吹陈羽的脚踝。

  见过无数鬼,两道影子杀人,陈羽还是第一次见。

  扔下手里的符纸,陈羽快速在包里摸出招魂铃。

  拿出的一刻,巫婆眼睛都看直了。

  她像在看珍宝似的,两眼发出贪婪的光。

  嘴巴微张,就差流下哈喇子了。

  招魂铃是宝物,专门用来惩治阴间恶鬼。

  但要是落在巫婆手里,只怕会沦为害人性命之物。

  陈羽冷眼看着巫婆,摇了摇手中的招魂铃。

  顿时铃音轰鸣,两道影子极速扭曲,渐渐逼退出了屋子。

  巫婆捂住耳朵连连后退,对陈羽咬牙切齿。

  再次哼出一串旋律,烛光接连熄灭。

  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又是这熟悉的黑暗!”

  陈羽急忙收起招魂铃,转而抓起两张符纸,小心翼翼的捏在手里。

  黑暗中,陈羽看不见巫婆的动向,同时巫婆也很难看见陈羽的走向。

  要是一直停留在原地,可能会趁陈羽大意的时候偷袭。

  陈羽屏住了呼吸,踮起脚尖一步步往旁边挪去。

  动作轻快,很快就走出了几米之远。

  果不其然,就在陈羽停住脚的时候,刚才所站的位置发出一道撞击声。

  似是尖锐的武器刺在了墙上。

  陈羽刚想得意的笑笑,却感觉头顶有异样。

  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逼近。

  一缕缕冰凉刺骨的发丝,顺着陈羽的头顶滑到脸上。

  没等陈羽逃跑,突的一下缠住脑袋,将他提了起来。

  本以为失去了烛光,这些影子就毫无作用,陈羽便收起了招魂铃,怕引起动静暴露自己。

  没想到一时的大意,竟然被它们逮到!

  陈羽张开嘴想念符咒,瞬间,万缕发丝挤进了陈羽的口腔。

  沿着喉管缓缓往体内滑去。

  一股窒息的感觉渐渐明显。

  陈羽眼泪喷涌而出,顿时憋红了脸。

  巫婆大笑几声,重新燃起烛火,朝陈羽快速走来。

  手里的拐棍笔直对着陈羽的心脏。

  尖锐的刀锋在烛光下发出骇人的利光。

  “毛还没长齐的小子,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也不打听打听,老娘当巫婆几十年,还从来没有失手过!”.biqupai.

  巫婆狂妄的昂起头,讽刺的说道:“今日老娘就送你归西!”

  陈羽心里怒吼,无奈发不出任何声音,发丝还在不断往体内游走。

  要是被塞满了胸腔,陈羽离死就不远了。

  “要是玄门高人来,兴许还能和我较量几回,可惜,以你的本事,连老娘一只脚都攀不上!”

  巫婆趁陈羽无法动弹之际,不断进行着鄙夷嘲笑。

  殊不知房间外,有两人正埋伏多时。

  陈羽挣扎中,看见了门外的两个脑袋,心里的慌乱打消了大半。

  为了保存体力,立马放弃了挣扎。

  “今天我就灭了你,让你知道厉害!”

  巫婆嘴巴说累了,将拐杖顶端的刀锋抵在陈羽的心脏处。

  尖锐的刀锋一点点刺入皮肤。

  陈羽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胸腔起伏剧烈,疼痛渐渐加深。

  所幸,还没等陈羽疼晕过去。

  意识缓缓流失,耳边隐隐传来巫婆的惨叫。

  陈羽喉管深处的发丝猛地抽出,最后一丝意识还未完全消失。

  本能的喘着粗气,却在此时掉在了地上。

  数不清这短短一天里,陈羽扑在地上多少回,好不容易恢复了神志,缓缓从地上爬起。

  面前出现的两个人,没心没肺的冲陈羽笑着。

  “你们到底去哪里了?害我一个人在地下室跟条狗一样,到处闻到处嗅,还被三个老太婆暴打了一顿,你们看我衣服上的破洞,这都是她们的杰作!”

  陈羽心里憋了太多的话,全部化为懊恼,一股脑吐了出来。

  冯朗做了个嘘的手势,快步走来将陈羽抱在了怀里。

  拿手拍了拍陈羽的后背,沉沉的叹息一声。

  “只要你没死就行,哪来那么多废话?当时也不知道咋回事,一个抓一个逃了出去,锁上出口之后,和外面的野鬼纠缠了几个小时。”

  老张解释道:“下来时就看见你被巫婆步步紧逼,寻思多看一会儿,兴许能看见你逆袭的一幕,谁知你那么不争气!”

  老张对陈羽嗤之以鼻,说出的话十分难听。

  得知他们是遇到事了,陈羽便不再追究之前的事情。

  就和他说的那样,只要还活着就行。

  “她们人呢,没有人受伤吧?”

  陈羽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推开冯朗,着急的问道。

  冯朗还沉浸在劫后余生之中。

  被陈羽推了个踉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她们都没事,受了一点惊吓。”

  老张淡淡一笑,简单说了说情况。

  四周安静了下来。

  巫婆只是短暂失去了意识,还未完全咽气。

  走之前,老张将她的拐杖握在手里,稳稳刺入了她的口腔。

  随着鲜血的涌出,她挣扎数秒后一命呜呼。

  危害了那么多人的杀人凶手,彻底断了气。

  走出地下室的时候,老张笑着对陈羽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会把刀锋刺入她的喉管吗?刚才看你被吊在空中的时候,喉咙里塞满了小鬼的头发,整个脑袋就像一个红透的番茄。”

  “随时可能爆掉,我这是给你解恨,想用同样的方式让她体会到痛苦。”

  听着这番话,陈羽幻想着自己当时的样子。

  要是这一幕被唐嫣然看见了,可能会连续做几天的噩梦。

  幸好,经历了那么多波折,陈羽伤痕累累,却还能活着走出这个地下室。

  一步步走上台阶,头顶的亮光越来越近。

  唐嫣然几乎是在陈羽刚站稳的时候,便抱住了陈羽,小脸埋在脏兮兮的胸前,小声抽泣。

  至少他们还活着,解决掉了一个危害普通人的坏蛋。

  众人饿了大半天,却丝毫没有胃口。

  拖着疲惫的身子各自回了房。

  简单换了套衣服,连洗漱的力气都没有。

  天气渐渐闷热了起来,陈羽将窗户一一打开,长叹一声趴在了软软的被褥上,吹着徐徐的微风,即刻进入了睡眠。

  或许是太累了,这一觉睡到了天黑。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