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重要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天才算命师 > 第16章 恐吓野鬼

第16章 恐吓野鬼

  “行了,你不用再往下讲了。”

  陈羽打断郭鹏的话,说道:“你儿子的情况跟赵阳父亲的情况差不多。”

  “赵阳父亲,他是谁?”

  郭鹏不解道。

  任飞插话道:“赵阳是你一名店员的老公,父亲也是中了邪,导致身体虚弱奄奄一息。”

  “大师,你能不能先去我家看看?我担心儿子快挺不住了。”

  郭鹏伤心道:“我今年四十多岁,和老婆只有一个孩子,要是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夫妻二人是绝对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也好,我就给你过去看看。”

  陈羽转身说道:“老任,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过几天有时间我再联系你。”

  “你注意一点,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任飞掏出手机晃了晃,迈步离开专卖店。

  半个小时后,郭鹏开车将陈羽带到自己家里。

  郭鹏家在一栋高档小区,是一套复式住宅。

  屋内不停传来哭声。

  郭鹏焦虑道:“肯定是我儿子又在闹了。”

  果不其然,一名中年妇女正想尽办法安抚着儿子情绪。

  无奈孩子就像听不见一样,该哭哭该闹闹,脸色阴沉的吓人。

  “老婆,我请到高人了!”

  郭鹏激动道:“这是陈羽陈大师,他不仅看出店里的问题,还有把握治好咱们儿子的中邪。”

  “真的吗?”

  郭太太惊声说道:“可是他年纪这么轻,会有真本事吗?”

  “绝对有!”

  郭鹏耐心解释道:“你想想看,他要是没本事,怎么看出咱家店里的问题?”

  郭太太起身走到陈羽身前,神色哀伤道:“陈大师,一切拜托你了,事成之后我们家肯定有重谢。”

  陈羽一声不吭地走到孩子身前,伸出一根手指点向额头。

  说来也奇怪,嚎啕大哭,手舞足蹈的孩子,跟木桩一样直挺挺的躺回枕头上。

  夫妻二人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猜测陈羽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方式,稳定住孩子的情绪。

  陈羽将手放在孩子额头上面,查探魂魄情况。

  下一秒,陈羽快速将手收了回来。

  点向孩子额头没什么感觉,如今将整只手放上去,顿时感到冰寒刺骨。

  就好像是摸到了一块寒冰似的。

  见陈羽脸上变颜变色,郭鹏忧心忡忡的问道:“陈大师,小虎到底怎么样?”

  “问题不大。”

  陈羽从兜中掏出一张符咒,嘴中念动法诀。

  只见符咒无火自燃。

  陈羽将点燃的符咒,绕着孩子的脑门转了三圈。

  又以逆行的方式,反转三圈。

  “啊!”

  双眼紧闭的孩子,张口发出了一阵犀利的喊叫声。

  听声音,根本不是孩子发生的,更像是一个女人。

  陈羽丢掉手里的灰烬,冷冰冰说道:“大胆恶鬼,难道你不清楚占据活人身躯,是为天道所不容的恶行?”

  “趁着事态没有恶化,速度速离开,小爷可以帮你超度,送你去地府投胎,如果冥顽不灵,小爷只能用雷霆手段把你打得灰飞烟灭!”

  通过检查发现,孩子中邪属于最糟糕的一种情况,鬼魂附体。

  郭鹏的电动车专卖店,风水气运差到的极点,极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

  想必有鬼魂看中了孩子身上的精气神,准备借由孩子身体,不动声色地吞食了精气神,增强自己的实力。

  按照师傅所讲,鬼魂分为多个等级。

  孤魂野鬼是实力最弱的一种,也是人类见到最多的一种鬼魂。

  这种鬼魂无法离开死亡现场3公里范围,只会使用一些极简单的方式吓唬活人。

  岛国称他们为地缚灵。

  而在国内,将这些鬼魂化归为孤魂野鬼。

  除了孤魂野鬼,还有含冤而死的厉鬼怨鬼,以及吊死鬼,溺水鬼。

  这些鬼魂不但可以附着到人类身体,还能使出各种的实质性攻击。

  在他们之上,又有许许多多的厉害鬼魂。

  其中最厉害的,当属百年以上的鬼王。

  陈羽话音落下,孩子嘴里的惨叫也戛然而止。

  等了一会不见鬼魂出来,陈羽厉声道:“看来你是给脸不要脸了!既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说罢,陈羽咬破右手食指,用鲜血在左手手掌画了一张八卦图。

  八卦上面充斥着耀眼的红光。

  陈羽作势将手举起,准备拍向孩子的胸口。

  下一刻,孩子头顶漂荡出一股黑色烟雾,烟雾顺着窗户消失无踪。

  “算你聪明。”

  陈羽双手背后,对着身后郭家夫妇说道:“附在你们儿子身上的鬼魂已经跑了,现在试着喊喊他的名字,看看能不能把他唤醒。”

  “小虎,小虎,能听到妈妈的声音吗?”

  郭太太冲过来,小心从床上搀扶起孩子,轻轻呼唤他的名字。

  “妈妈,你怎么哭了?”

  年幼的小虎伸手去摸母亲的眼泪。

  郭鹏哽咽道:“小虎,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爸爸呀。”

  小虎眨着天真大眼睛,说道:“爸爸妈妈,你们怎么都哭了?是不是小虎做错事,惹你们生气了?”

  “没有孩子,你没有惹我们生气,爸爸妈妈这是高兴的。”

  郭太太一把将小虎抱进怀里,忍不住嚎啕大哭。

  提心吊胆多天,惟恐孩子有什么意外。

  如今孩子恢复正常,比挣了多少钱都让他们开心。

  郭鹏擦干眼泪,鞠躬道谢。

  陈羽淡淡道:“孩子身上的鬼魂是跑了,可她毕竟在孩子身上待了一段时间,这两天去外边买一些适合孩子吃的中草药,以这种方式帮你儿子修补身体中丢失的精气神以及阳气。”

  “记住,千万别什么贵买什么,要买适合孩子服用的中草药。”

  “明白明白,我记住了。”

  郭鹏忙不迭道:“陈大师,方不方便去我的书房详谈一下。”

  “头前带路。”

  两人进入书房,郭鹏打开保险柜,从中掏出五万块现金。

  “陈大师,这笔钱你无论如何也要收下,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与之前二十万没有任何关系。”

  “钱就不用了,就当是你欠我一个人情。”

  想到每天晚上要将当天挣到的钱花掉百分之九十,陈羽来了一招顺水人情。

  拒绝了郭鹏给予自己的五万块额外酬劳,让郭鹏欠他一个人情。

  biqupai.c0m_&